Tuesday, December 4, 2012

我很爱睡觉,我总觉得我一天中最期待的事情,就是到时间睡觉。

睡觉很好,什么都不用想,我就像不存在这个世界上。
在梦中,可以见到想见的人,做想做的事。没人会批评你发过了什么梦,做过了什么事。
梦里,我可以毫无忌惮的向我爱的人撒娇,得到关怀得到爱护。我可以把不想想的事情忘记,就只做开心的事。

什么事情都不用烦恼,那该有多好啊!
你可以告诉我这是逃避现实的表现。是的,我就是逃避。

我想做但又不能做的事情太多了。
我想马上飞回去,拥抱他。我想在他怀里放声大哭。我想把我买的礼物都带回去送给他们。我想回家见见父母,想听他们叫我' be yi' 。我想躺在家的沙发看电视,看到视线变得模糊,头昏脑胀。我想去找他,去我们去过的地方,回味我们的爱情。我想去拜祭伯父。我想与伯母聊聊天。我想和好朋友聚一聚,去个短暂的旅游。我想抛开一切,没有书本考试的束缚,一个人去旅行。我想抛开别人的眼光,不再被影响。我想他赶快恢复起来。我想我们就像以前一样。
我想改变自己,做个不一样的张珮珊。

我好努力去做好每一件事,很多道理我是懂,但要做出来总是那么的困难。
我努力的对身边的人微笑,笑着表示我没事。
我很努力的告诉自己,什么应该做,什么不应该做。
到头来,我觉得我好累。这时,有谁的耳朵借给我,有谁的肩膀让我靠?
一直对自己说,要坚强。
但现在,我可以暂时放下坚强,放下伪装,让我脆弱一下,让我有再坚强的动力吗?
就一下,10分钟。。
你都不给。。